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历史上第一个被废黜的皇帝,死后也“荒唐”?

互联网 2020-03-24 13:50

2011年3月,江西省文物部门接到群众举报,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附近山上有一座古代墓葬遭到盗掘,文物部门立刻对该墓葬周边区域进行了考古调查。历时5年多,考古工作者一共勘探约100万平方米,发掘约1万平方米,这便是海昏侯墓。

海昏侯墓的出土,让那个被权臣霍光扶上帝位、仅二十七天就干了一千多件坏事的皇帝走到世人面前。在世三十三年,曾经历王、皇、侯三种身份的转变。他的坟墓被发现后,所存文物之丰富震动世界,但这座墓葬中藏着许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秘密,以至于考古人员不时头疼地抱怨——“这个海昏侯,又和我们开玩笑”。

因为协助旅游卫视制作有关西汉海昏侯墓发掘工作的节目《中国故事》,老萨有机会和参加发掘工作的几位文物工作者做了交流,最后得出一个古怪的结论——这位海昏侯,死后也不忘“荒唐”,可能是一个爱开玩笑的家伙!

昌邑王刘贺,汉武帝的孙子,相传二十七天干了一千多件坏事的西汉废帝,也是蜚声海内外的海昏侯墓的主人,关于他的荒唐不仁乃至被霍光废黜,等等,在相关的历史文献中都有详细记载,但从未有任何一条记录说此人爱开玩笑,难道老萨写错题目了吗?

的确,目前的考古发现并没有海昏侯刘贺“爱开玩笑”的记载,但对于参加挖掘“海昏侯墓”的考古工作者来说,在这位当过天子的侯爷这里遭遇的“玩笑”和“戏弄”,可谓前所未有。

据我所知,首先被海昏侯戏弄的,是一批试图入其墓盗宝的河南盗墓贼。据说,这批贼人对海昏侯墓窥伺已久,且十分专业,是带着遥感测试仪进行盗墓的,实施盗墓活动后被公安机关抓获。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经验丰富的盗墓贼却没有盗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原来,这群盗墓贼每次下手都是利用遥感工具搜寻地下王陵的主墓室,而后从地面向着主墓室正中打洞。这是因为主墓室是存放墓主棺椁的地方,也是随葬品最为丰富的地方,而按照惯常的礼制习俗推断,墓主的主棺就摆放在棺室的正中间,如此打下去,就能直通棺木。盗墓贼很快便打到了木结构,欢呼雀跃之后却发现木头下面还是木头。难道是有好几层棺椁?那里面的东西岂不更可期待?

因为根据古代典籍的记载,棺椁有严格的等级限制,棺椁的层数越多,墓主的身份越尊贵。带着这样的热切,盗墓贼越发激动起来……然而,当探出木头厚达一米多的时候,盗墓贼的手都软了——这是什么人的棺材啊?!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厚的棺椁?考古人员在打开墓室后,终于揭开了这个谜底。原来,刘贺的墓室竟是设计成了居室的样子,外间布置成了客厅,而棺椁放在里间,并没有在墓室的正中间。盗墓贼的盗洞虽正对墓室中心,但洛阳铲打在了椁木上,所以没有任何发现。

考古学家认为这事儿可能不是刘贺自己干的,而是他的后人有意为之。因为刘贺给自己准备的墓室比较宽大,严格来说有违诸侯规制,是逾制的。刘贺是被废的皇帝,一直受到监视,其子孙可能担心被人指责僭越,于是在墓室中做了这种设计,使其棺椁所在的主墓室面积缩小了一半,但也恰好是这种设计,让海昏侯墓躲过了一劫。

这应该不是第一批被刘贺戏弄的盗墓贼。在对海昏侯墓的抢救性挖掘过程中,出土了一盏灯,而这盏灯,明显是唐代以后的样式,当时就有工作人员说道:这不是汉墓的东西呀。

这盏灯是五代时期的盗墓贼留下的。盗墓贼打通了墓室西北角存放衣服的衣笥库,只拿走了几件衣服,把箱子丢在了那里。但这伙盗墓贼辛辛苦苦地忙活半天,却为何只拿走了几件衣服,而没有进一步盗掘呢?原来是因为刘贺下葬后约300年,附近的鄱阳湖发生了一次大地震,地下水位上升,墓室都泡进了水里。

那时候没有抽水机,估计这贼当时一定纠结得很——明知道底下就是金玉满堂,但没有黄帮主和紫衫龙王的本事,就是进不去啊。只能眼睁睁看着,干着急,没办法,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估计这贼得郁闷死。

刘贺宽大的墓室让考古人员心存期待,希望通过地下文物的发现,解开一个历史谜团:刘贺在被废黜后,是否仍心怀不满,有复位之心。

在考古挖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在墓内发现了一批被泥沙埋渍的铜鼎。一位经验丰富的教授便侃侃而谈起来——大家注意了啊,数一数鼎的数量。礼器是有定制的,如果是按照王侯的规制来安葬的,最多应该放七个鼎;如果是九个鼎的话,那就是按照天子的规制来安葬的了。

此时,墓主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是海昏侯了,如果墓里的规制是天子级的,那他的复辟之心便昭然若揭了。

教授当时就晕了。九个鼎是天子,刘贺的墓里竟然有十个鼎!这个天杀的海昏侯,这是要当齐天大圣吗?然而,的的确确是十个鼎,摆在那儿,好像这位海昏侯就在等着看后人的笑话。

原来,海昏侯墓中的鼎,并不是当作礼器来随葬的,而是葬于其墓室的厨房位置,有位工作人员开玩笑道:“这是他用来吃火锅的吧。”十个鼎,摆开了,完全是簋街火锅自助的架势。

海昏侯应该是位很会享乐的“潮人”,他的墓里面竟然出土了“二维码”……这听来似乎有点儿扯,但出土的“海”字铜印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二维码。

这个印章曾经引发了一些争论,有记者说汉朝的印一般在两厘米见方,而现在出土的这个印章拳头那么大,怎么可能是汉代的呢?这墓主的身份可疑,没准儿不是海昏侯。

面对这些质疑,考古人员给出了答案——原来,这枚“海”字印的确是汉代的,但如此不合规制,则是因为它并非用于发布政令,而是用在马身上的。

今天,我们的汽车有专门的牌照,发动机箱上还有金属的打码,即便丢了,被人改装了,只要看看发动机上的编码,警察叔叔照样能确定这车是谁家的。

其实,古人的办法和今天的差不多,只不过不是在发动机上打码,而是在马屁股上烙一个印记。

之后,考古人员又在海昏侯墓的乐器库中发现了三堵悬乐——这也不符合礼制,按照《周礼》中的礼乐制度,“四堵为帝,三堵为王”。西汉礼乐制度沿袭周代,使用这样的三堵悬乐,明显高于墓主“侯”的爵位。

在清理墓室北侧遗物的时候,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大块长达两米多的带漆木板。一看其形制大小,大家第一个反应便是——“棺材板”。然而,也有人对此提出疑问,认为棺材应该在墓室里面,这墓室外面放棺材板是个什么风俗呢?西汉的王侯有些性情古怪,有随葬豹子的,难道还有随葬棺材的?!

最后,这个谜团还是在清理时解开的。考古人员在木板的边缘发现了一些残存的痕迹,才明白这是一件乐器,一具瑟。“琴瑟相合”中的瑟,便是此物。然而,这具瑟却有两个不一般的地方。普通的瑟长约1.5米,大瑟能达到1.8米到1.9米,而这具瑟的长度却超过了2.1米,体形硕大。普通的瑟只有25根弦,而这具瑟却有35根弦,我国音乐史上从无此物。

专家的看法是这样的——你看这个海昏侯啊,活着的时候用的车是定制版的赛车(墓中发现其精美到令人发指的殉葬马车,还带有疑似赛车时破坏对方轮辐的装置),看来这位侯爷生前可能是个飞车党;对琴做了独创性的革新,这分明是个音乐发烧友——那三堵悬乐只怕也是为了追求完美的音效;吃饭的时候要上十个火锅,是个典型的小资加纨绔,就是学问上不认真,弄个孔子年表,是对是错,他根本不在乎。

萨苏先生以独到有趣的方式,发掘大历史背景下被湮没、忽视的小故事,对人们“熟知”的史实进行差异化解读,为读者献上了一幅五彩斑斓的历史图景,更多有趣有味有温度的历史故事请参看《萨苏不信史》。